您的位置:主页 > 甘肃彩陶 > 彩陶蛙纹:从图腾崇拜到神人崇拜的演变?

彩陶蛙纹:从图腾崇拜到神人崇拜的演变?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08 15:16 浏览次数:

  彩陶是中华民族古代文化宝库中的一颗明珠,在迄今发现的众多彩陶中,那些纹饰尤其引人瞩目。在马家窑文化马厂类型的彩陶中,蛙纹是主要的纹饰之一。这些蛙纹,有的近于写实,在彩陶上画一个圆圈,代表蛙头,圆圈下面有一条竖直线是青蛙的身体,直线两侧各画两条折线纹,并在折线拐角处画几道短竖线,代表蹼足,这些很容易让人把它联想成青蛙或人。到了马家窑文化后期马厂类型时期,蛙纹甚至简化成了“W”形或“M”形的符号,这些符号的转折处点缀着蛙的特点。这些变幻莫测、富有规律的蛙纹纹饰又记录着怎样的史前人类的故事呢?

  在马家窑文化时期,除了蛙纹,还流行着一种纹饰旋涡纹。旋涡纹是贯穿于新石器时代的主要纹饰之一,旋涡纹和蛙纹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德国著名艺术史家格罗塞在《艺术的起源》中写道:“原始民族的装潢,大多数都是取材于自然界,他们是自然生态的模拟。”从旋涡纹的流行不难看出,在遥远的新石器时代,无穷无尽的水患一直困扰着先民。在出土于我省的马家窑文化彩陶上,就有许多形态各异的旋涡纹,那些洪水,翻卷着巨大的浪花,动感强烈。

  马家窑文化时期,随着农耕文明的产生,古老的先民逐步走出了大山,走近水源,开始垦荒种田,定居生活。这样的生活,虽然可以让他们过上安定的生活,但是,水患却时刻侵扰着他们,吞噬着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正是因为如此,代表水的旋涡纹便一直流行于马家窑文化时期,进而蛙纹也流行开来。

  据了解,目前发现的许多马家窑文化遗址都分布于临近河流的地方,如在泾水、渭水、白龙江、湟水等流域。可见马家窑文化时期,先民会经常遇到洪水。于是人们就将所看到的事情用彩陶纹饰的形式记录了下来。面对洪水的肆虐,如何战胜它就成了先民最重要的现实问题。这时,人们注意到了蛙。

  距今4000多年前的一天,在一个古老的马家窑文化氏族中,大家一如往常般在田间耕作。这时,洪水瞬间吞噬了他们的家园,庄稼被冲毁,许多亲人被淹死,大家没有能力改变这样的情况,只能时刻生活在被死亡笼罩的氛围中,祈求上天庇佑。这时,细心的先民注意到了在氏族部落周边经常能看到的蛙。洪水来临时,它们可以在洪水中生存,洪水过后,又能在岸上生活。这在无法抵御洪水的先民眼中,无疑是一件令他们崇拜的事情。

  “除此之外,遇到洪水灾害之后,如何更快地繁衍生息又是先民最重要的事情,而蛙具有旺盛的繁殖能力,符合先民多子多孙的心理,这是先民崇拜蛙的另一个重要原因。”青海省图书馆研究员李智信说。

  不仅如此,蛙还对降雨有着先天的预兆,也就是“蛙鸣雨至”的现象。趋吉避凶更是先民的愿望。所以蛙这种既能预知降水,又有强大的生殖能力,还能在洪水中生存能力,正是当时先民所盼望拥有的,于是,人们开始崇拜蛙,希望能拥有或借助蛙的能力来庇护自己的氏族。之后随着原始先民宗教信仰意识的不断发展,蛙,这个在氏族部落中深入人心的神灵形象,就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这个时期的彩陶纹饰之中。到了马家窑文化后期,也就是马厂类型时期,蛙纹成了最流行的纹饰。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蛙的崇拜越来越盛。此时,他们就想象着有这样一个人或神能出现在大家的生活中。他具有蛙的能力,可以庇佑氏族。

  人像彩陶壶是我省马厂类型文化的代表器物之一。人像彩陶壶的一侧是圆圈纹和蛙纹,另一侧的肩部表面捏塑有形象生动且憨态可掬的人像,他长眼睛、大嘴、高鼻梁,双臂做捧腹状。人像彩陶壶是迄今为止发现最早、也是最完整的全身塑像。

  “马家窑文化的彩绘几乎都是对称的,一件器物的正面和反面,两个侧面都呈对称状。刘溥在《青海彩陶纹饰》中收录了720幅马家窑文化彩陶纹饰,只有5幅不完全对称,但也有关联性,不对称的只有两幅。由此可以看出,人像彩陶壶背面的蛙纹,与正面的人像应该是对称图案。”李智信说。这时人们对蛙的崇拜,已经渐渐开始变成对人的崇拜,蛙纹也发生了变化,它们不再象形,而是变得抽象化,被人化。那曲折的四肢仍有蛙的特征,但又包含了一些人的属性。

  “蛙纹在一定程度上也能看蛙合一的形象,人在婴儿时期,姿势保持着在母体里的动作,四肢弯曲,与蛙的蹲姿雷同。孩子在哇哇大哭的时候,又与青蛙相似。人从哪里来,一直是哲学家研究的主要内容,当时的人们就怀疑人是由蛙转生而来的,或者人又会转变为蛙。人们希望自己就是蛙,能拥有蛙的能力,面对洪水等灾害。”李智信说。就这样,人们对蛙崇拜,开始转变为对人或神的崇拜。而彩陶上的蛙纹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变得越来越像人,形成了神人纹。

  到了马厂类型时期,蛙纹更加抽象化,有的甚至只留下四肢做波折状,简化成了“W”形或“M”形的符号。经过一千多年的历史,蛙纹完成了从具象到意象再到抽象的演变。

  在每个中国人眼里,女娲是人类的始祖。传说混沌初开之时,洪水完全吞噬了整个人类,天地间只剩下伏羲和女娲兄妹俩,天神指引他们兄妹成婚,然后女娲用泥土捏造出人类,才使得华夏子孙从此得以繁衍。

  “甘青地区彩陶流行纹饰中,蛙纹、旋涡纹等都应该与女娲有关,而且反映的可能是女娲造人并化万物的主题。远古时期,人们对水的崇拜和敬畏,使他们更崇拜水神。同时人们又处于母系氏族社会,所以很多人是识其母而不识其父,所以最初拟人化的神,也只能是女神,女娲自然应运而生。”李智信说。

  在《楚辞天问》中记载着一个“臼竈(灶)生鼃(蛙)”的故事,讲述的是商朝开国元勋伊尹的事情。这里的“鼃”就是“蛙”。故事说,伊尹的母亲在灶塘生下了一个孩子,就是伊尹。谁知就在此时,洪水来临。伊尹的母亲都顾不上伊尹,就独自去逃难了。结果伊尹的母亲在洪水中丧生,而伊尹却躲过了一劫。这个故事,也有人这样理解,说因为灶塘里跑出一只蛙,伊尹的母亲匆忙逃走被淹死。洪水过后,却在灶塘里出现了一个娃娃。

  “臼竈生鼃应该是后人的演绎和神话的结果,该传说可能不是开始于伊尹,而是更早时期女娲传说的重复和演绎。”李智信说。《庄子》中也记载:“灶有髻。”也就是说灶神是一个美女。《说文解字》中记载,“娲,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从咼声。”咼的本意原是指旋涡,又指女娲,后来又在发展中加上了女字旁,前面又加上了女。

  而女娲的娲,正好与“蛙”同音。有学者按照两者的意音关系推导,“娲”即“蛙”。“女娲”就是“雌蛙”的意思。“娲原本是洪水中逃出的人类始祖,后来被演变成了天神,成为了造物主,是生育人类的原始祖母。马家窑文化中的蛙纹,以及旋涡纹等,或多或少都与洪水又一定的关系。这些纹饰反映的应该是女娲造成化万物的信仰理念。这个神话传说在原始社会晚期广泛流传,并随着羌人不断东进与南下,成为了中国神话的重要组成部分。”李智信说。(王十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