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甘肃彩陶 > 彩陶靴:显示三千年前制靴水平

彩陶靴:显示三千年前制靴水平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23 20:54 浏览次数:

  1989年,青海省乐都柳湾墓地出土的一只彩陶靴容器,将我们所能确凿考证的鞋的历史,推衍至三千年之前。而这件彩陶靴,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最古老、最成熟的靴子的造型。

  从上世纪90年代起,青海考古学家李国林、柳春诚、许新国三位先生就不断对这件彩陶靴所蕴含的信息加以考证、研究,彩陶靴所蕴含的制作工艺、造型装饰、审美情趣等信息,令他们引以为傲。

  “1989年9月中旬,有人向我反映,今海东市乐都区高庙镇柳湾村在兴修农田水利工程时,在距1975年发掘考古的柳湾原始社会公共墓地东约三百米外的一处台地上,村民赵菊花挖出了一件彩陶靴。我立即向所里反映,所领导也很重视,便派我前往柳湾现场查看。”

  李国林到达柳湾时,村民们告诉他,先他之前已经有人闻讯前来收购这件彩陶靴,但还没有卖出。“我赶紧给村民们讲解了有关文物知识和法规,加之此前柳湾墓地的考古发掘工作,村民已经有较强的文物意识,村民同意将它上交给国家。这件珍贵的文物才没有落到文物贩子手中。”李国林说。

  这件彩陶靴给李国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李国林说:“彩陶靴衔接连贯的靴帮与靴底,流畅而清晰的缝合痕迹,古朴简约的纹饰,以及靴帮和靴筒饱满而圆润的曲面,无不印证着河湟先民的创造力、审美能力,这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靴口口沿处因挖掘不当有些残损,但这丝毫不影响它的价值。因为这是彩陶靴在我省首次出土,在国内也是第一次发现,我从事考古工作近四十年了,这种器形的彩陶仍不多见。”

  李国林回忆:“彩陶靴器形不大,中空,所以我判断它是容器。通高11.6厘米,底长14.6厘米,壁厚3毫米,靴口为圆形,中空,靴帮与靴底有明显的衔接痕。靴帮向外凸出呈内纳状,靴底为圆尖平跟,陶靴为夹砂红陶质,器物表面施紫红陶衣并绘黑彩。”

  李国林说,由于长期深埋于地下,彩陶靴的表面腐蚀严重,但剥去粘在彩陶靴上斑驳的泥土,条纹、回纹、三角纹等纹饰清晰地呈现在眼前,它们昭示着这是一件来自三千多年前的文明。

  柳春诚与许新国先生对彩陶靴展开了更为细致的考证研究。他们介绍,彩陶靴的口部呈圆形,直径为6.6厘米,口微侈,与这里出土的彩陶罐的口部相仿。从整个造型来看,分为靴靿、靴面和靴帮、靴底三部分,靴靿与靴帮、靴面之间用两条曲形的条纹相隔,而靴面靴帮与靴底有明显的衔接痕迹。靴底厚0.4厘米至0.6厘米,头部呈圆形,跟部呈方折形。

  在这件彩陶靴上,河湟地区古老靴子的造型、形制、装饰的三大要素,均有所展现,而它的造型,使今人可以领略到古代靴子惟妙惟肖的艺术形象。鞋靴作为服饰文化的一部分,受各地区各民族的地域环境、地理气候、文化形态、审美观念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和实际应用而不断演进发展,“如此久远的史前靴子的历史信息通过制陶工艺的方式被发现、被保留,真是太难得了。”李国林说。

  柳春诚和许新国先生指出,一般认为靴子的诞生地是北方草原地带。它对汉族发生影响则是在战国时期,战国时期赵武灵王首先将这种皮靴引进军队以装备士兵,它是当时逐渐放弃车战,改用骑兵战术带来的新事物。虽然中原地区的汉族古代的鞋也有用皮制的,但是没有靴靿,而靴是要有靴靿的。柳湾出土的这件彩陶靴充分证明,这种短靿的皮靴,不仅在北方草原地带匈奴北狄系统的民族中出现,在三千多年前的河湟先民中,就已经在使用这种制靴工艺了。因此,这件彩陶靴堪称是青藏靴履工艺的原型。

  在柳春诚、许新国看来,这件彩陶靴虽然是一种容器,但它的造型应当是古代先民所穿靴子的直接反映,并从中可以一窥三千年前的制靴工艺。

  考古学家通过仔细观察这只彩陶靴,大致推断出河湟先民的制靴工艺步骤是:先剪下靴面的皮革,然后对折,在后部拼接缝合,然后与对接缝合的靴靿拼接缝合,最后再绱在靴底上面。这只靴子的历史性成就在于它已经完全脱离了用整块兽皮裹在脚上的原始鞋状态。借用当代制鞋业的行话,已经达到了帮底分件的结构要求,是制靴史上了不起的成就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这件彩陶靴的靴帮与靴底的连接处呈向外突出的内纳状,应该是反绱工艺的证明。柳春诚、许新国在《乐都柳湾出土彩陶靴考略》一文中指出:反绱工艺不仅在中国,即使在世界制鞋史上也占有重要作用。直到今天,国内外制靴业仍然在沿用。以往新疆罗布泊出土的牛皮靴是中国出现反绱工艺的最早实例,其时代为西汉时期,有学者认为新疆的这双靴代表了西域民族甚至也代表了汉代制鞋的最高水平,柳湾这只彩陶靴所反映的反绱缝纫工艺,显然将这一工艺在中国出现的年代大大提前了。

  通过这件彩陶靴,我们可以得知,三千年前,河湟先民已经懂得采用兽皮的不同部位制作帮和底,而将摩擦原理应用于制靴工艺中,例如靴靿和靴面采用较薄的柔软的皮革,而靴底采用较厚的皮革,甚至可能是用生牛皮。

  令人惊讶的是,彩陶靴只有一只,而且左右对称,不像现代人穿的靴子那样能分出左右脚,这不禁使考古专家们联想:当时的人们穿鞋是不分左右脚的。

  根据资料显示,在青海吐谷浑时期,游牧民族使用的各式皮靴,常常被制作成左右脚皆宜的款式,以合适由于行走偏差所形成的固定磨损,靴子被经常性、习惯性地调换使用,使原有的使用期限被这种设计和使用方法巧妙地加以延长。

  “在一些反映藏族制鞋史的资料中,这件彩陶靴的历史信息经常被提及,被视为藏族制鞋业的起始。而现在有些地区的藏族仍然沿袭和保留着这种穿靴习惯和制靴传统。”李国林说,“彩陶靴的造型与现代藏式筒靴相似,说明早在三千年前的青铜时代,青藏高原的先民已经会制作和穿用具有高原地域特征,能防寒保暖,并普遍穿用的长筒靴子。而出现在彩陶靴上的回纹、三角纹等纹饰,不仅代表了当时的流行趋势,更是反映了河湟先民们的审美情趣和审美意识。”

  李国林说,由于当时盗墓严重,出土时与彩陶靴伴出的只有一件彩陶罐,并没有更多的文物出土,因此,考古工作者已经无法获取更多的信息来考证彩陶靴主人的身份,实为遗憾。但是,正是根据这两件彩陶的器形、质地、纹饰等信息,考古学家将它们代表的文化类型确定为辛店文化类型,那个时期,正是青藏高原上的羌族繁衍生息之时。彩陶靴作为服饰文化的一部分,同样记录了当时羌族先民的社会风貌,凝聚着他们的智慧、希望和追求,“制靴业也是古代民族手工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这件彩陶靴不仅有助于我们进一步了解古代民族风俗,还可以一窥三千年前河湟先民手工业发展的情况。”李国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