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甘肃文化 > 详解中国三大地域文化的内涵

详解中国三大地域文化的内涵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1-21 22:29 浏览次数:

  简称徽学,现代意义上的徽学诞生于20世纪80年代初。它是指以徽州社会、经济、文化、思想、艺术、科技、工艺等为研究对象的、具有徽州特色的一种理念和学说的总和。徽学作为“学”,它是一种能正确地、合理地呈现客观社会历史文化和现实文化的系统知识的学问、学理和学说。徽学业已成为国内地域文化的三大显学(煌学、藏学、徽学)之一。

  徽州是一个历史的地理的文化单元。徽州文化是中华文化大系统中的区域性文化,研究对象的这一特点,决定了徽学是一门区域性的学科。徽州区域社会是中国封建的农村社会,宋元以来,特别是明清中央政府的一系列土地赋税制度政策,在这一区域得到了忠实的贯彻执行,并留下了丰富的贯彻执行的原始性的文书档案材料。因此,深入研究解剖徽州区域这个个别,将清晰地揭示出中国宋元以来特别是明清中国封建农村社会的一般。徽州区域社会是以宗族制度为社会基础,自觉地以朱子之学为指导思想,高度重视教育,极力培养族人读书,儒贾仕三结合,以科举仕途谋求为最高价值追求目标,用以扩大宗族的社会地位和特权。这是徽州区域社会的精神理念,那些“父子尚书”、“一门八进士”、“连科三殿撰,十里四翰林”等世代相传的佳话,就是对这一精神理念的赞美与显耀。在这一精神理念支配下,徽商虽然执商界牛耳,称雄中国商界三百余年,创造了灿烂的徽州文化,并改变了商为“四民”之末的传统,形成了一些诸如“读书好营商好效好便好”的商业先进文化观念,但是这一“的因素”,始终未能形成一种冲决中国封建制度的力量,始终未能为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发展撞开大门。深入研究徽州区域的这种精神理念,将有利于我们从世界历史发展的角度,来认识中国封建社会这么漫长这一特殊,揭示个中的某种奥秘。

  徽州区域,山多地少,七山一水一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生存环境非常严峻。“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二三岁往外一丢”,外出经商成为徽州人谋生的主要途径。这一“丢”,丢出了徽州人艰苦奋斗开拓进取的创业精神,丢出了“无徽不成镇”发展局面,丢出了小徽州与大徽州统一协调互动促进的大好形势。小徽州与大徽州的统一协调互动促进,不仅表现在经济上,而且表现以经济为基础的上层建筑的各个方面,表现在哲学上,思想上,文学上,戏曲上,绘画上,还表现在建筑上,园林设计上,医学发展上等等方面。这种长期的在小徽州与大徽州协调统一互动促进中创造的徽州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汇聚与浓缩,是中华汉文化的全息元。

  揭示徽州文化的全息元特点,必将有利于我们深入研究中华汉文化。研究徽州文化,随着徽州人向外进取拓展,研究者的目光也必然要随之瞄向大徽州。但小徽州与大徽州统一的两个方面,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小徽州,决定事物性质的方面是小徽州。没有小徽州就没有大徽州;抓住小徽州,就必然抓住了大徽州,就必然抓住了小徽州与大徽州的统一。虽然徽学研究,要研究大徽州,要研究中国封建社会的一般,要从世界史角度研究中国封建社会这么漫长这一特殊,还要研究中华文化中的汉文化,但是,所有这些研究,都不能离开徽州区域这一特殊视角,这些研究只能通过解剖徽州区域这个特殊的个别,去揭示寓藏其中的中国封建社会上的一般,世界历史中的中国封建社会这么漫长这一特殊,中华文化中的汉文化,否则它就不是徽学。

  是研究中国藏族历史、宗教、文化、经济、、社会等各个领域的综合性学科。又称藏族学、学。据统计,中国现有五十余家藏学研究机构,一千多名专家学者。目前,它已成为举世瞩目的国际性学科,研究领域正在不断扩大。藏学的故乡在中国。藏族璀糜的文化遗产和独特的社会形态是藏学研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仅的藏文历史档案就有近300万件。高高的、厚厚的萨迎佛经墙至今仍然遗留着元代的尘埃……藏族的文献典籍之丰富、卷帙之浩繁,在中国56个民族中仅次于汉族而居各少数民族之首。中国藏学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已成为研究以为主并包括川、青、甘、滇整个藏族社会历史和文化的综合性学科。藏学的研究范围非常广泛,涉及社会历史、哲学宗教、语言文字、文学艺术、医药历算、风土民俗以及藏族地区现代化过程中提出来的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等广博繁富的内容。研究比较深入的领域主要有:

  1、藏族语言文字研究。藏语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支。藏语拼音文字据传为7世纪藏王松赞干布大臣图弥三菩扎仿效梵语创制。据近人研究藏语在7世纪以前已经是一种发达的语言。藏语词汇丰富、结构完美,具有简练、准确的特点。古藏语不仅记录了藏语的语音和结构,而且记录了包括古汉语在内的古代中亚语言的发音。藏语文是研究中亚古代语言的宝贵财富。藏语的源流与变革、藏语的语音语法,藏语方言(分藏、康、安多3种)、书面藏语、南语、象雄语、多续语、汉藏语文比较、藏语辞典编纂等都是重要的研究课题。

  2、藏族历史研究。包括史料整理和学术研究两个方面。史料的基本构成有藏文资料、穆斯林资料、汉文资料、马可·波罗以后西方进藏旅行家记录资料、蒙文资料等。将这些史料进行合理的分类、编目、整理出版是藏学研究的基础性工作。学术研究要求以科学的方法和手段,理清藏族社会发展的基本轨迹,总结分析藏族社会的根本性质和特征等。

  3、藏族宗教研究。藏族古代崇信本教,8世纪中叶佛教传入,逐渐形成各种教派,并长期实行政教合一体制。对宗教典籍的整理和研究,分析藏族宗教各派的源流和发展,各派教义的基本内容,藏族佛教与印度佛教、汉族禅宗的关系等都是重要课题。

  4、青藏高原考古研究。这一领域主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在国内取得一些成绩。有关人员陆续在进行考古发掘,采集到大批远古石器,发现一些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和大批古墓葬群、摩崖石刻、岩画石碑等。考古发现证明4~5万年前青藏高原上已有人类活动。

  5、藏族文艺研究。藏族具有悠久的文艺传统,有大量的民间文艺作品和文人创作。《格萨尔王传》是11世纪的藏族说唱体史诗,是世上最长的史诗,对它的研究成为格萨尔学。《说不完的故事》、《萨迦格言》、《米拉日巴传》等也是藏族文学的重要作品。汤喀(布绢制作的画轴)佛像、藏剧、藏乐、藏舞的研究也是文艺研究的不同专题。20世纪80年代以后国内整理或正在整理出版《格萨尔王传》、藏族的《民间故事集成》、《歌谣集成》、《谚语集成》、《民歌集成》、《民间舞蹈集成》、《民间器乐曲集成》、《戏曲志》、《曲艺志》等大型藏族传统文化丛书。

  敦煌位于中国甘肃省西部,历史上是中、西交通要道,为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中西文化汇集之地,印度佛教最早由此传入中国内地。从366年始建莫高窟至1227年西夏灭亡,敦煌一直是佛朝拜的圣地。历代地方长官都在敦煌修建寺庙、珍藏文物。这些是研究中国中古历史文化、中亚文化乃至世界文明的珍贵资料。敦煌地区保存、发现的丰富历史文献和文物,是敦煌学研究的基础和对象。敦煌学一词由史学家陈寅恪在1930年提出。当时的含义主要指整理和研究敦煌发现的文献资料(敦煌遗书)。经过演变发展,敦煌学的研究范围和内容有所拓展。具体包括5个分支领域:

  主要整理研究藏经洞所藏各类写本和刻印本书籍。这是敦煌学研究的最大领域,包括天文、地理、、哲学、宗教、文学、艺术、语言、文字等许多方面。

  包括敦煌小区域气候观测,流沙治理,窟内、外温、湿度控制,壁画、塑像病害治理,壁画色彩褪变化验与研究等。

  主要包括敦煌学的概念、范围、特点、规律的研究,敦煌学在人类文化和学术史上的价值,研究敦煌学的现实意义,敦煌学发展史等等。

  对于敦煌学研究对象的宽度与广度,学术界有不同意见。国际上有广义敦煌学与狭义敦煌学之说,但不论研究范围的宽泛或狭窄,敦煌学是一门以地名学为基础,内容广泛,涉及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多学科交叉的综合学科,这个特点是没有疑义的。